這次這個颱風真的不簡單

我躺在床上
身上只剩下一件單薄的內褲
背脊服貼的與床單結合
在獨立筒床墊上
我笨重的身軀竟然可以感覺到
在狂風怒號時整棟房屋的搖晃

往外看
雨不停的落下
狂風中襲捲的雨
在半空中交織成了紊亂的圖案

遠方
一棵又一棵的樹搖晃著
似乎在努力抵擋這陣風
為自己的生存與繼續站立下一個十年、甚或百年的權利而戰

另一端
落地窗每隨著一陣強風來臨
就呈現了令人緊張的曲度
在上面所貼上的膠帶呈現了奇妙的圖案
是張透明的英國米字旗
只是
若那樣不完美規則、略帶歪斜的米字
能成功的讓它活過這場暴風
它應該也會開心吧?

我則繼續夾在這落地窗與暴雨的紋路之間
用近乎全裸的身體
感受人類的渺小與周圍的顫動

crus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