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時候的我很愛亂寫東西
大一時我修了郭務渝老師的課程
他上課非常有趣,因為老師本身很有學養(大推)
有份作業放在上面成了範本
現在看起來倒是蠻有趣的
尤其那些認識我的人
每個人都說很不像我寫的東西= =
以下,有請各位看倌

我的家國之思

外文  李海碩

    家國之思,這一個看來如此沉重而充滿愁緒的名詞,竟在我還是個天真爛漫的稚子時,就毫無警訊地撞上了我的生命,在那小小的唐詩三百首的課本中,杜工部春望的詩句狠狠地衝擊著我-

    國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

    感時花濺淚,恨別鳥驚心。

    烽火連三月,家書抵萬金,

    白頭搔更短,渾欲不勝簪。

    聽來也許誇張,但在四十個字的感動之後,我小小的臉頰上竟多了兩行細細的淚水!我早已忘記淚水奪眶而出的原因,刻在我腦裡的,只有文字中深深的痛苦和一旁陪襯著文字的插圖,在書中那片飄著火舌的城牆,牆下流著淚的小花,和小花相呼應流著淚的詩人。這一次的經驗後,有好長的一段時間,我聽到國歌一定會乖乖地立正。

    時間總是令人淡忘一切,而這樣的過程是如此的自然,使你根本忘了去抗拒。國小六年,國中三年,九年的光陰中,我在國歌響起時總和導護老師及訓導主任玩著躲貓貓的遊戲,不,該說是一二三木頭人吧!在他身後悄悄地移動,國歌當時對我們那群小鬼而言,只是再煩不過的東西罷了。

    沒有失去的痛苦,就不了解珍惜的必要。高中之後,我出國了一個月。轉眼間,機翼已把我拉離了十八年來我從未離開的國土。在飛機上往下看,機場附近城市的燈光正閃爍著向我道別,說著一聲又一聲的”Bon Voyage!”,在還沒搞清楚自己感覺的困惑中,我被睡神拉進了夢鄉。

    飛機著陸前的小震動把我從不知第幾次睡眠中搖醒。張開眼睛,我已到了美國。我小心翼翼地從登機道上跨出了踏上美國土地的第一步,一股戰慄的感覺由下往上傳遍了我的全身,感覺或許有點像阿姆斯壯踏上月球吧!但接下來的兩個小時內,我只記得領行李和出海關時的無聊及苦悶。

    然而,在美國一個月的生活中,我卻碰到了一些事,拉回了我深藏在記憶中那些一絲又一絲的思緒及感覺。

    記得在我到美國的第十一天左右時,我去旅行。跟著照顧我的阿姨及姨丈,我們在華盛頓州的河旁及山中度過了無數快樂的夜晚。教中文的阿姨看著天空的月亮笑了笑,說:「月是故鄉明啊!」定居國外已二三十年的她對台灣是否還有感情是件值得質疑的事,但這句話卻讓我第一次好好地抬頭看看美國的月亮。

    一抹清亮高掛於天,眾多星辰旁拱閃耀,令我訝異的是,它不僅圓,更在它的身上披上了一絲魅惑的色彩,和山頭的堆雪相映成了夢境中的圖畫。這樣的一抹月光,在這樣的情境下呈現的,是這樣一幅令人如此難以抗拒的景緻,怎麼阿姨還想、還會說出這樣的一句話呢?想著想著,那首令我們熟得不能再熟的月思蹦入了我的腦海:

    床頭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舉頭望明月,低頭思故鄉。

想到了它,我似乎也有了月是故鄉明的感覺。眼前的景緻,我笑了笑,在心曠神怡中告訴自己:那不是我的!月,不管如何,似乎還是故鄉明啊!

    旅行回來後,我在加州的阿姨家度過了剩下的假期。有一天,阿姨提議要去看棒球賽。於是,我們在週日的早上到達了位於舊金山的太平洋鐘聲球場。

    美國人熱愛棒球的程度令我驚訝,我們早到了三個小時卻只在長龍的中間,而我們得到的,也只有站票。站了一個早上,想到要再站下去心情就糟透了。我們找個地方安頓了我們的背包及食物後,我丟下一聲我想去逛逛後,我就在未開賽的球場中閒晃了。

    我和其他許多人排在一台紀念幣販賣機前。喧鬧的球場和四處起落的歡呼聲和為主場打氣的加油聲,震天價響地環繞著整個球場,我忘記了煩悶,融入了身旁人們的快樂。笑容衝破了臉頰,在臉上恣意地綻放。忽然,一切的一切,陷入了靜止!

    場內的空氣中充滿了靜肅,在靜肅之上飄著一個個美麗的音符,一位女歌手在場中清唱著美國國歌”Star Sparkled Banner”,巨大的顯像板上出現的,是她認真的神韻。而全場的觀眾,無不聚精會神地聆聽,無論老少、無論他們在做著什麼,他們都停止了手邊的動作,直到那首歌的高潮處時,歡呼取代了靜默,然後一切又陷入了靜止,直到最後,在熱烈的掌聲結束。

    我把頭靠在一旁的柵欄上望向場外的舊金山灣。不是為了別的,或許只是為了掩飾不停掉落的淚珠,看著汪汪的洋面,我忽然想到了文天祥的過零丁洋:

    辛苦遭逢起一經,干戈落落四周星,

    山河破碎風飄絮,身世飄落雨打萍,

    皇恐攤頭說皇恐,零丁洋裡嘆零丁,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我恨,我恨台灣土地上許多人民的不自知和不團結,為什麼對國家的認同及意識有這麼大的差異呢?自從此事之後,我告訴自己,我一定會好好珍惜我的國家。遙望過去,我似乎可以跨越經度看見台灣。啊!我多麼想念它啊!我願,我更希望這首詩中的情境不會真的發生!但願有一天,我不需要真的去感嘆身世零丁,家國飄絮。

    這些東西看來或許雜亂無章,或許毫無頭緒,但我知道-這就是我的家國之思啊!

 

 

 

 

 

crusad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